《青春禁忌游戏》:另类演绎经典话题的标杆之作

  2017-09-18

阿笋 独立剧评人

当我们都以为故事结束,舞台灯光重新亮起,台上出现一组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蒙太奇——四个学生提溜着背包,在上学的路上嬉笑打闹。这倏然迸发的天真烂漫把全场的寂静撬开一个口子,有人悄悄松了一口气,有人却越觉沉重。

赤匹江湖戏剧工作室这次“拿来”前苏联轰动一时的《青春禁忌游戏》,让这个异国的话题在本土搅动了心弦。其另类演绎的精神,也成为近年来改编作品的标杆之作。

出身显贵的瓦洛佳率领一干需要更高数学成绩的同学,来到数学老师家里,以庆祝生日之名,行讨取钥匙之实。改编者加入的语言,比如“一考定终身”,让观众们心照不宣地想起自己与中高考过招的那些年,更加深了与学生们的代入感和认同感,一同向不人性的体制发出质疑声。表现主义化的搜屋和强奸桥段,也将学生们的暴乱美化成史诗般的革命历程。

另一方面,叶莲娜·谢尔盖耶夫娜老师的形象也照着这一宗旨进行了调整。原版剧本里老师将安提戈涅精神发挥到极致,向学生妥协的瞬间也是她自我毁灭的瞬间。然而改编版老师的性格显然被弱化了。她的立场看似丝毫未变,但在多次的拉锯战中,她常常流露出的心软和震惊,显得她比学生们要天真软弱得多。这是一个每个人记忆里都一准有的、严厉和慈爱兼备的、像母亲一样的老师,可以说是剧中最真实的一个角色。这位老师的妥协,是出自对学生的爱和愧疚。她因看到巴沙自杀而绝望地交出钥匙,形象地预告着体制会被激烈的抵抗刺穿。就改编初衷来看,导演和演员做得很成功。

事实上,一旦导演替观众决定了应该站哪个队,倦怠就会开始一点一点偷走观众的关注度,但与原版完全不同的结尾却使观众感受到了与众不同的新鲜感。在台词方面创作者中和了苏式戏剧中腔调过重的问题,加入符合国内观众的表达方式,使观众能够更好的融入剧情,创作者们的诚意与用心是有目共睹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