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新定义“完美”和“全能”杨水源:中国超级英雄不走寻常路

  2017-09-30

由广州语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投资2000多万元人民币,陈钺晖执导、“1931”向俞星、陈怡凡、范薇主演的猎兽少女系列之《光影之战》即将于10月4日国庆假期登陆大银幕。片中,“猎兽少女”三人行继续闯关打怪,炫丽的中国超级女英雄大IP再次惊现世人眼前。

 

那么到底这个大IP是如何酝酿诞生,又走过什么样的发展之路?创始人杨水源先生给我们讲述了一个感人的故事。他说:“由始至终我只想让 中国制造 在世界上吐气扬眉!”

1,故事从遥远的1979年开始……

1979年,改革开放之初,年轻的杨水源刚刚完成学业,参加工作就进入了广东轻工系统,从事玩具生产不同环节的具体工作。最后,勤学苦练的他来到了庞大的销售市场,成为了中国早期玩具生产、销售小能手。

他说,从那个时候起,他就发现,“目所能及国内外所有的动漫玩具,比如在玩具反斗城里摆卖的,大多数的产品都是中国制造,但因为生产的都是国外IP,所以贴的只能是国外的商标标签。”

“我们中国自己的商标呢?很可悲,连10%都没有。个人认为,这是中国玩具行业的一个悲哀、一个玩具人的伤痛。”杨水源说,所以,从那个时候起,他就希望,能够看到中国创造的IP,能够变身成为精彩的故事、精致的玩具,贴着“中国制造”的商标标签,骄傲地走遍全世界。他说:“往大里说,是我的民族感、民族自尊心比较强,往小里说,我也真心觉得中国没有自己的超级英雄IP非常遗憾、十分吃亏。”

2,彻骨之痛,从一张订单几个数字开始……

说到这种悲哀和伤痛,杨水源先生笑说,没有经历过的人,可能未能感同身受。他讲了个故事:

在改革开放初期,我曾经做过玩具厂的厂长,从7个人、13个人的团队,后来一度发展到8000多人……到最高峰有11万人的大厂。在上世纪80年代初,在广东的轻工业系统里,我们厂是首创破千万外汇(美元)收入的示范点。这在当时来说,是了不起的事情。

1981年,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,“三来一补”大行其道,我遇上了全行业大造芭比娃娃、还有变形金刚的热潮。好多玩具销售商、大老板坐在我们的厂房里等我们的出货,厂房里面700-800个员工齐齐动手日夜赶工,可以想象那是多么热火朝天的一个劳动场面。

当时我负责报价。因为产量大,所以一个工序几分钱,最后都会形成巨大的利润差。比方说,一个娃娃我们包工包料做出来是9元人民币。经过一个香港中间商转运美国,他就赚走了3元人民币的利润。然后,美国的厂家放在当地的商场出售就变成了9美元(约等于90元人民币),而且还贴上美国厂家的商标标签。这让我印象深刻,隐隐有一种彻骨之痛,不单为了钱,还有我的自尊心。

后来,珠三角又掀起了生产“隐者神龟”的热潮,当年整个东莞就有超过20万人在生产线上做这种玩具模型。当时,我争取到的价格是,每只神龟包工包料不能超过5.2元人民币的成本,而且还要让对方的QC来验货,不合格的产品成本对方不需要支付,条件非常苛刻。

可是,这些融汇了我们工人勤劳智慧汗水的货品一到香港,马上就标价为15.2元人民币;再转运到欧美就标价14.99美元。如果日产30万只的话,这在当年是一笔非常大的利润。为什么别人能够这样苛待我们?为什么我们总是被欺负?被当做生产机器?就是为我们没有品牌意识,所以注定只能赚点辛苦钱。大笔的利润白白地流走。这是一种悲哀。

一直到多年之后,这种情况依然没有改变。据不完全统计,光是广东珠三角地区从事玩具生产的工人就超过300万人了,生产的产品遍及欧美。可属于中国的儿童用品品牌就只有一个韦达,但它落户在香港。我感到一阵阵的失落感。那就是说,中国一辈子都在替别人打工做玩具,全世界90%的玩具来自中国广东,但谁都不知道这个事实。从那个时候起,我就发现,哪怕赚的钱再多,可中国就是没有自己的玩具品牌大IP,就一定会处在被动挨打被剥削的位置上。

3,奋发图强,打造大IP全产业链……

经此痛彻心肺的领悟,杨水源先生立志要打造出一条全产业链,既拥有自己影视作品的IP、也能够把这些IP商业化生产、销售的能力,让中国成为它们的发源地和起点,让“中国制造”的商标从这里走向世界,在欧美市场乃至世界上每一个销售市场都看见它们的身影。

近年来,大批美国大片裹挟的超级英雄IP横扫中国市场,让杨水源先生心里很不好受。但不得不承认,美片的投资大、特效好,有席卷全球票房的魔力。相比之下,中国的电视人、电影人有苦说不出,我们国产作品基本上很难出国门,很大程度上,是从来没有把眼光放到国外市场上去,所以成品当然不能走出国门,得到国外粉丝的认可。

比如说,“孙悟空”这个IP说是比较好打造,但它的形象已经过于“中国化”,对于国外市场容易“水土不服”,观众难接受、顾客觉得很陌生,从IP外形到价值观念,都很难进行重新打造或者升级。不过,杨水源先生也认为,现在我们中国和数十年前不一样了,不光有人才、有机器、有钱,还有了想法。所以,他认为是“时候开始了”。毕竟,没有一个自己的英雄、没有一个自己的品牌,和中国梦、民族复兴的盛世景象不相称。

 

4,中国超级英雄IP,重新定义“完美”……

结合自己长期在一线的市场经验,为此,他进行了大量的调研和研究,提出了自己的想法。杨水源认为,国内一些比较知名的动漫电影,他们一开始就只想做影视产品,只想在动漫市场占一席之位,而没有考虑过商品化、没有全局观,这就造成了他们的定位、系列策划必定有较大的漏洞,后期再去弥补就相当困难了。

针对这个巨大的弊病,到了IP具体酝酿、定义的阶段,杨水源先生毅然大胆提出了自己全新的设计理念。要用市场的眼光,从长远发展的角度去规划这个IP。他说,如果一个IP,单纯从年龄段去划分市场的话,难免肤浅。既然最后会形成产业链,那么我们应该更注重影视产业的商品化,以达到全年龄段占有的目标。

但是,适合全年段的超级英雄到底长什么样子呢?杨水源先生斩钉截铁地说:“ 必须完美!”如果单纯从外形中说,中国的龙凤、大熊猫这种有标识性的形象,都可以融入到英雄外形的设计中去。但在杨水源认为,英雄更重在精神。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历史,足以支撑起不同的英雄人物形象,创造者完全可以从中提取不同的文化内涵加以发挥。所以,英雄是一种意识的存在,而不是具体的某一个人、做了某一件事这么简单。

而且,这些超级英雄不会有缺点、一定是完美的。从剧情上说,好与坏只能是相对的,只要出现了危机,我们设计的超级英雄就是一定是正面、代表正能力的。而且因为中国的超级英雄无所不能,因此家长不用担心少年儿童会叛逆。

为此,他不打算让超级英雄们走人类的寻常路,谈恋爱、和家庭闹意见这种打地气的情节,只是点到即止,只是有少量偶像派的表现来吸引孩子来看。但家长们一定可以放心,故事一定是围绕正能量展开的。

总之,杨水源先生强调:“超级英雄在人间就处理人间事,在处理国际乃至星际矛盾的时候就会展现出更强大的超能力、担负起更加重要的使命、也要应对更加无法预料的生死挑战。”所以,既然用得上“超级”两个字,既蕴含了一种有层次感的宇宙观,也蕴含了创作者对英雄存在意义的思考。

 

5,从中华超级英雄系列,到“猎兽少女”IP的诞生

在这个基本概念之上,他构思了一系列的“中华超级英雄”IP,而“猎兽少女”IP就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。经他多年研究,国外不少超级英雄,包括美日,超人形象多以男性为主,女超人本来就很稀缺。就冲着“人无我有”这一点,杨水源先生希望闯出一条创新之路。

他笑说,现当代中国社会女性地位不断提高,女性的消费能力、经济主导权日益强大,“谁都不敢小瞧了女性。”所以,打造一批“女英雄”IP,应该恰逢其实,而且对年轻一代的影响力不可小觑。

而且,从文化根源上说,中国古代也有嫦娥、孙悟空这类神仙形象。但作为一个创作者,谁也不愿意重复前人的作品。孙悟空再好,也有珠玉在前了。还不如重新开辟一个全新的IP,构造一个新的世界更加带劲儿。

值得一提的是,“中华超人”IP一经面世,立即引起广泛关注,在9月中国西安举办的2017新光奖第六届国际原创动漫大赛中,勇夺“新思路最佳创业奖”,喜传捷报。

这个国庆,就让我们拭目以待,看看这个由一张订单、一个心愿开始的“猎兽少女”,如何发光发热,为华夏争光。